在旅途 仿佛来得更简单干净

作者:浮夸的晓编 分类:情感 发布于:2013-8-8
  窝在那窄小的空间里,听着火车碰撞铁轨的声音,心里惦念着某个人——尚未谋面的某个人,幻想着某个场景……慢慢地,身体累了,入梦之后,我看见了你!

  虽然是我一个人在旅行,独自去了很多地方,但是我感觉,你一直就在我身边。

  我拿什么吸引你,我的女孩?

  在开始流浪之前,我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,长得有些高,但算不上帅,喜欢穿着拖鞋和短裤约会。女孩总嫌我邋遢,说不会有女人喜欢我这样的男人。我真搞不懂,女人到底是喜欢这个人呢,还是这个人身上的衣服。我一直抗拒这样的论点,我相信总有那么一天,会有女人喜欢我这样邋遢的男人。

  不过事实证明,我错了!然而,我还是不想为此改变。

  我有一辆破旧的中古车,这台车子最神奇的地方,就是大灯——金鱼缸大灯,水灌进了一半,竟然还能正常工作。仔细看,还能发现不明生物悠游其中,朋友说那看起来像是鱼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不乐意换新车。我的车是不锁的,我常跟朋友讲,小偷来了就直接进去,省得弄坏我车门,反正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——有时愈是破烂反而愈是安全。

  朋友总劝我,换个车吧,这么破烂的车怎么泡妞呢!然后我就会对我的朋友说,别小看我的车呢,我也用它载了不少女孩呢!于我而言,衣服能穿就好,华丽不是那么重要;车子嘛能发动就好,好车对我这样的人太招摇。

  虽然我没有光鲜的外在,不过我倒是有着一股莫名的傲气——我总嚼着我不需要这些就能吸引女孩子。我觉得我有着非凡的特质,能吸引女孩子,至今未能得逞,不过是时机未到。

  看来,我的灵魂哭泣已久

  这就是我,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了我那赤裸裸的灵魂,非常消瘦,有一抹说不出的忧悒。想不到我的灵魂竟如此可怜,我以为它过得很好。或许我是快乐的,但灵魂却在遭受煎熬,我能隐约听闻那灵魂哭泣的声音,带着几分熟悉,莫不是,它哭泣已久!

  不知道我的灵魂为何是如此的模样。或许,它是病了,而这个病只有一个解药——那就是旅行。看来是时候了,该放下一切,舍下世间未饱的欲望,让我的灵魂流浪,还它以自由。

  在安逸的生活与放浪的游子之间,你选择哪一个?或许无法选择。人生并非是必须作出选择的是非题,也绝非用丰功伟业填满的问答题。但,生命真正的答案,必须用自己的双脚,找出来。

  是了,我要一个完全属于我自己的旅行,不在乎这路有多长。想去哪就去哪,就连老天爷也无法左右。我猜,唯如此,我才能感受到生命是属于我自己的。

  在旅途,爱情仿佛来得更简单干净

  钱钟书老先生在他那部风靡几代华人的《围城》中写道:认识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和他(她)去旅行。很多人直观地理解为,想了解某个人,就拉着他/她上路。事实上,老先生半含半露了另一层意思——在旅途结识你想要的人。

  单身男女很容易在旅行中邂逅爱情。在旅途,爱情仿佛来得更简单干净。你们可以不在意彼此的过往、资历,甚至不用在意结果,一切世俗所带来的物质欲望都不复存在。它到来的自然而然,幸福的理所当然,何去何从也顺其自然。

  快乐,快乐成为了唯一的标准。在异乡,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,你们是彼此的爱人。你们可以不顾外人的目光,牵手、亲吻。没有人认识你们,不用担心遇着熟人,在这个陌生的地界,爱情,变得一切都有可能。

  你们坐在路边的长凳上,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,星星点点地洒落身上。你牵着她的手,在热闹的集市穿行。在夜晚的小酒馆,你为她倒上一杯红酒。在深夜的海边沙滩,拥着她,看如水晶一般的星星。这个城市,也因你遇着的这个人,而有了独特的味道。这便是旅行中的爱情,一切简单而温情。但时间短暂,而这短暂如此美妙。

  分离往往是注定了的,但注定的分离,才会留下美好的回忆。多年后,你或许会突然的想起那个人,她在阳光下盈盈的一笑,或轻轻的一吻。

  当然,最浪漫的结局是,回到你们各自的现实生活中,你们彼此思念,你们因此寻找彼此。更有缘分的,你们会再次相遇。那么,缘分,就真真妙不可言了。即便现实生活中的结局,不那么圆满,旅行中邂逅的爱情,还是叫人期待与神往。

  写在后面:

  记得读中学时,语文老师一再强调,鲁迅文章里的“我”千万不要错以为是作者本人。文章中“我”的原型是一个叫“茶米”的电脑工程师,故事也改编自他的经历,作者不过是掺杂、投射了些个人的情感。只因作者真真地希望,当生活让你我喘不过气时,我们都有勇气背起行囊,踏上旅途寻找爱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