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到“权力争夺”时

作者:浮夸的晓编 分类:情感 发布于:2013-8-6
  据说,爱情是会经历三个时期:—,浪漫幻想期;二,权力争夺期;三,整合承诺期。

  古往今来,人们都在追问,苦苦地,或强迫地,或吃饱了没事地,追问—— “爱情究竟是什么?”

  答案一,是根据科学研究,爱情就是内分泌失调,是—种你—知半解的神秘物质,作用于科学家们自已也—知半解的大脑的产物。

  所以在这种定义下的爱情,自然是不长久不恒定的。

  这种说法是把浪漫幻想期的生物化学变化,定义为“爱情”,你也可以把这种状态定义为“发情”或者“发病”,或者“绚烂的生命之火的燃烧”,或者“美丽的流星划破功利主义的黑暗夜空。”

  答案二,是认为,爱情就是我为了你牺牲一切放弃一切,只要你快乐那怕牺牲我的生命,也在所不惜。——当然,我也希望我的真情可以换来你的真意。

  这种状态,就是权力争夺期的爱情,其八万四千种变化的一种。

  当然,也有答案三了,便是认为爱情是建立在男女平等,自由恋爱的基础上的,否则爱情难免变成爱钱,变成卖淫。

  这种观点变成就是整合承诺期爱情的一个范例。承诺关系讲到底是一种契约关系,就像合同上的甲方、乙方。这种关系的前提是平等,是男、女的解放。

  如果你认为浪漫幻想期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,那么爱情对你来说,就如烟花一般美好,炫目,而不长久。

  它只属于青春——青年和春天,青年的春天,春天的青年。年过三十,则与爱情无关,与爱情绝缘。

  如果你认为权力争夺期玉的爱情才是爱情。

  那么爱惰对你来说就是一场战斗,一种竞争,其中一个人要么是赢家要么是输家,往往是赢得了爱输了自己,或者赢得了自由却输了爱人。

  如果整合承诺期的爱情对你来说才是真爱,那么爱情就是一门艺术,需要有长征精神,才能坚持走完这无尽的征途,在这个过程中你要学会接受幻想的丧失,接受对他人全面控制的不可能。

  很多人认为权力争夺期的爱不是爱情,而是爱情的敌人,是需要坚决歼灭,不留活口的。

  但实际上,绝大部分人,终其一生,其爱情模式都是在权力争夺期中度过。

  如美剧《人人都爱雷蒙德》中,夫妻关系的核心都是围绕权力展开:饮食的权力、性爱的权力、育儿的权力、娱乐的权力。

  权力贯穿于整个爱情生活的各个时期,浪漫幻想期的权力是暗在的权力,幻想中人们和所爱者达成了一体融合,这是一种合并的权力、吞噬的权力、消融的权力。

  当这些权力由暗在转变为明在,并且意识到这些权力并没有实现,伴侣们就进入了权力争夺期。

  如果双方能做到,就彼此的权力进行划分、界定、谅解,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、互不侵犯、互不干涉内政、平等互利、和平共处,伴侣们就开始进入整合承诺期。

  权力的欲望是如此积极的力量,它推动着爱情关系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化,难怪福柯有言,“我们应当彻底放弃用否定词语来描述权力效应:比如,它‘排斥’、‘压抑’、‘检查’、‘抽象’、‘掩饰’、‘取消’,实际上,权力在生产:它生产现实,它生产客体领域和真理仪式。”

  期望爱情关系中没有权力的推动、拉锯、争夺、分享,就等于期望爱情不要出现一样。

  权力争夺期总是开始于美好的劝告和热忱的邀请,如“你如果穿西服会更帅。”,“你要是能和我一样喜欢足球,我们的关系就完美了。”

  而这是劝告和邀请的实质,就是表达一个不变的期望——请改变成那个完美伴侣吧,那个我想要的完美伴侣吧。

  然后,伴侣关系就变成人格改造的漫漫长征,虽然途中不免出现长征的生活如何落去,长征的故乡如何转去,长征的心情如何煞去的困惑,但是只要坚信长征的真情永远相同,那么就可以度过五岭逶迤腾细浪,乌蒙磅礴走泥丸的曲折,穿越金沙水拍云崖暖,大渡桥横铁索寒的艰难,最终迎来万水千山只等闲,三军过后尽开颜的胜利和自由。

  劝告和邀请的无效,就变成了建议和规则,然后变成责备和义务,再变成怨恨和报复,又转为冷漠和疏离,直到出现怀疑和内疚,才开始能够接纳和尊重,分享和认可,承诺和信任。

  “玉树歌终王气收,雁行高送石城秋。江山不管兴亡事,一任斜阳伴客愁。”

  权力争夺之所以是爱情的必经阶段和必备要素,是因为人类遇到情绪困扰时,必然使用两大类策略来调控和消化情绪。

  一类是外控策略,一类是内控策略。

  外控策略是控制和改造外在的环境和他人。

  一般来说,都是希望把他人改造成两大类体验提供者,一类是支持-满足性体验,一类是探索-理解性体验,这分别构成了心理治疗中两大类的治疗关系。

  内控策略则是改造自己来适应、理解和接受环境,内控策略又包括转移性技术、转化性技术和接受性技术三大类。

  比如说宝玉和黛玉的关系中,黛玉就是通过不断的谴责和自责,力图把宝玉改造成一个支持-满足性体验提供者,提供她要早死的母亲没有提供的被宠爱和被呵护感,提供她那离她而去的父亲没有能够提供的安全感和依靠感。

  宝玉在这段关系中,由于要不断提供这些体验,而身心疲惫。

  终于有一天,他开始转换彼此关系,对黛玉说,“你放心!”(《红楼梦•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含耻辱情烈死金钏》)

  这三个字直指林黛玉的不安全型依恋关系,宣告他们关系中探索-理解性体验的出现。

  果然,被质对的林黛玉听了,怔了半天,方说道:“我有什么不放心的?我不明白这话。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?”

  这是要求和邀请宝玉进一步地探索和理解其无意识。

  宝玉叹了一口气,问道:“你果不明白这话?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?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,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。”

  宝玉质对了黛玉的否认,也间接指出了,你之所以生气,是因为你不愿意感受到我的爱。

  那么为什么黛玉不愿意感受到宝玉对自己的爱呢?

  也许是因为黛玉害怕一旦承认宝玉的爱,她就要面对这段爱实现不了的现实;

  或者害怕这段爱会失去,就像她母亲一样;

  也许正是一次次地不承认这段爱,才可以激发宝玉一次次地表露对自己的爱,所以可以一次次地体验到被爱的快乐。

  林黛玉接着说:“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。”

  相当于说,多说说你对我的爱。

  宝玉点头叹道:“好妹妹,你别哄我。果然不明白这话,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,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。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,才弄了一身病。但凡宽慰些,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。”

  宝玉如同学艺不精的精神分析者,成功地解释了黛玉心身疾病的起源。

  而林黛玉的反应是,“听了这话,如轰雷掣电,细细思之,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,竟有万句言语,满心要说,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,却怔怔的望着他。”

  这就是精神分析完成解释后领悟,在此领悟中,宝玉和黛玉的关系中产生的共情理解,达成了神入联接。

  这透彻而痛苦地领悟出现,从此之后,他们的关系开始有了整合承诺的元素。从而让他们的爱情悲剧更加悲惨。

  如果浪漫幻想和权力争夺期都不算爱情的话,那么宝黛关系中绝大部分事件都不能算作爱情。

  如果一个人把浪漫幻想期,权力争夺期、整合承诺期的爱都算作爱情,并且能够自由进入这些爱情,那么他就成为了一个道家式爱人,如果列子。

  列子修道时,三年不出,在家里帮助老婆烧火做饭,喂猪就像侍侯人一样,“于事无与亲,雕琢复朴,块然独以其形立。”

  他远离各种评判,接受——对人的爱,对猪的爱,对权力的爱,对名利的爱,对佛陀的爱……

  和对父母的爱,对子女的爱,一样,和对天地的爱,对真理的爱,对万物的爱,一样。

  同性恋异性恋一样,露阴癖窥阴癖一样,恋物癖恋兽癖一样,恋尸癖恋童癖一样,施虐癖受虐癖一样,异装癖异性癖一样,都是同一个爱的变型转化波动起伏。

  他准备好了,以平易恬惔的态度,进出这所有形态的爱,静而与阴同德,动而与阳同波,其生也天行,其死也物化。

  纯粹而不杂,静一而不变。惔而无为,动而以天行,此恋爱之道也。(作者:李孟潮)